自上次輸給那位中二之後,我們大家為了增強實力,開始合宿進行特訓。

 

        「澡堂那個樣子,看來今天是不能洗澡了… …」火神拖著疲憊厚重的身軀,無力的從澡堂走了出來。

 

        就在剛剛,火神好不容易完成教練指示的個別特訓,在沙灘上跑了一整天、滿身大汗正想好好泡個澡、雙腳都已經踏進澡堂的時候,才發現裡頭有個老伯伯正在清掃,還一副「拜託年輕人不要欺負我,偶只是打掃的老伯。」這樣的表情害怕得看向自己。

 

        火神表示:=口=

 

        然後個性與兇狠的外表完全相反的火神就默默走出澡堂外了… …

 

        他決定先去大廳找個沙發坐著,喝個涼飲等身體好多了再回寢室好好睡上一覺,不然全身汗臭味他其實會睡不太著。除非有教科書的陪伴,他這個人其實意外的對就寢這見事很計較的。

 

        雖然今天很坎坷,但他心情依舊很好。

 

「哼!」他用鼻音笑了一下。他對這整天的特訓讓他有些許的成長感到十分滿意,他感覺到自己體內存在著某種力量,就是必須像今天這樣拼命地操他、拼命地開發,才會越來越強。他想要贏!想成長到比那位自以為是的傢伙還要強!一想到這裡,整個人又燃燒了起來。

 

        他走向販賣機前面,按下某知名品牌的可樂的按鈕。彎下腰笑容滿面的拿起來喝了。

 

        「果然還是這個最好喝了。」火神喝了一口後把可樂舉起,看著罐子露出超級滿足的笑容。那樣天真無邪的笑容就像是與多年不見的知己相會,緊緊擁抱著彼此揮灑著淚水與汗水說道:「只有你懂我!」這樣旁人看了以為在演甚麼青春熱血偶像劇般淚中帶笑的笑容。

 

        認真說起來,其實挺可愛的。

 

        火神這個籃球笨蛋全身上下唯一可愛的地方,就只有那顆純潔善良的心與發自內心的笑容了吧。

 

        黑子曾經對火神說道:「火神君很治癒呢。」

 

        他那滿腦子只有籃球的個性雖然對黑子而言各種意義來說有點麻煩,但就是因為這樣,他沒有任何心機,任何情緒變化很容易就看得出來,像個小孩一樣。在他身邊,黑子總會被他那樣天真無邪又善良的氣場及本性感染,原本烏雲瘴氣的心霎時都會有陽光跑出來相伴。

 

        所以黑子並不討厭與火神君獨處。

 

        不過當下,火神君並不懂黑子所表達的意思。他只知道這陣子很流行甚麼治癒熊貓、看了就好治癒心靈的貓咪玩偶等。

 

        如此這般,當下火神理所當然解讀為:「火神君很可愛呢。」立即滿臉通紅吵著要黑子收回這句話。

 

        雖然要治癒人家的確要讓人感覺可愛沒錯,不過火神君也沒有到「很可愛呢。」這麼可愛啊。黑子只能淡定任由眼前紅著臉的大男孩吵著。

 

        不過稍微誇講一下他很可愛臉就紅了,火神君還真的很可愛呢。黑子暗自想著,嘴角不禁微微上揚了起來,當然沒有說出口,如果說出來可能會被火神君追殺個幾星期吧?他可沒自信被這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籃球笨蛋整天追來追去,放學還會有精力練籃球呢。

 

        「所以說,『治癒』究竟是甚麼意思?看來我日語還需要多多加強嗎… …」火神在原地喝完一罐可樂之後又買了一罐,因為剛剛腦子浮現的黑子與他的回憶,便一邊自言自語邊走向大廳那裡。火神其實知道的,『治癒』這個詞不單單是指可愛而已,還有些甚麼… …到底是甚麼呢?

        只要是跟黑子有關的事情,火神總會努力想弄清楚。即使是再微小不過的瑣事,火神都想弄懂。因為只有這樣,才可能更接近、更清楚黑子這個人。

 

        火神承認他對黑子的情感可能不只是友情。

 

        他想瞭解這個人,想瞭解他的一切,想要比任何一個人都還要接近他。

 

        曾幾何時,自己對於黑子的情感變得如此執著?在火神還未發覺的時候,感情早已萌芽,而到現在,早已來不及阻止內心深處那灼熱的瘋狂。

 

        那樣充滿狂氣的自己,自己也阻擋不了。

 

        他決定任由它繼續滋長。

 

        「喀嚓。」火神打開大廳的門,裡頭的燈還亮著。

 

        明天一大早還要練球,那麼晚了還有人在嗎?他看著明亮的大廳,放輕腳步走了進去,東望西望看有誰還在這裡。

 

        「算了,直接找個舒服的沙發躺一下好了。」他大略看了一下,結果一隻小貓都沒看到。火神認為可能是最後走出去的人忘記關燈,便在心裡訓斥了那個忘記關燈的傢伙:「都不知到要隨手關燈節能救地球的嗎!」然後把燈關到只剩下一盞就隨意找個沙發坐下來了。

 

        由此可知,火神真的是位愛護地球愛護動物的好孩子。

 

 

        「嗚… …

 

        「?」才剛坐下來沒幾秒,火神就聽到甚麼奇怪的聲音,霎時冷汗直流。

 

        「嗯… …

 

        「!」火神跳了起來,沒有錯!他聽到了些什麼,他肯定自己絕對不是幻聽,而且那聲音離自己相當接近!

 

        「呼… …」謎樣聲音繼續傳入耳裡,彷彿某個生物也坐在沙發上。

 

        他不停地對自己說著:「不要怕,鬼什麼的,我、我才不怕呢… …」深了一大口氣後,鼓起勇氣轉過頭朝著沙發一探究竟。

 

        然後,映入眼簾的是--睡得正甜的一名嬌小少年。

 

        他膝蓋微微彎曲,嬌小的身體… …其實也不算嬌小,只是對火神而言很嬌小就是了。嬌小的身軀剛剛好足夠躺在這個長沙發上,而方才火神坐的位置就位於少年的大腿附近,可能不小心坐到的關係,少年才會發出那樣細小微弱的聲音。

 

        「黑… …黑子?」火神驚訝得說道,然後立即檢討了自己。

 

        明明那麼在意這個人卻居然都沒注意到他,而且還是跟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一樣被嚇到,然後都被嚇到不知道幾百次了還是照樣被嚇到,這叫哪門子的在意啊啊啊!

 

        他無奈地笑著,便為了不吵到他而小心翼翼地坐了下來。他挑了一個最能夠看清楚少年臉蛋的位置,兩人的距離此刻變得如此接近。

 

        他湊上前,靜靜看著少年小小的臉龐。白皙的鵝蛋臉配上圓滾滾的眼睛,然後現在這樣鬆懈睡著乖乖躺在沙發的模樣,真的十分可愛。尤其配上那頭好看的淺藍色頭髮,總會印象深刻到讓火神每當看見天空就會想到黑子這個人。

 

        真的很好看。打從第一次見面,黑子的模樣就深深刻印在他的腦海裡,揮之不去。

 

        不管是平常神出鬼沒的黑子,還是現在毫無防備熟睡中的黑子,火神都好喜歡。不管哪個他,對火神而言都好可愛。

 

        頃刻,一整天的疲憊彷彿都不見了,只剩下見到少年而雀躍的心情與劇烈的心跳。

 

        「我倒覺得,你可愛多了。」火神的語調十分溫柔。如果可以的話,他願意寵溺這名少年一輩子。

 

        他更加向前靠近少年的臉龐,而少年吐出的氣息使他內心變得更加狂亂不堪。好想親吻他,忍不住了,好想… …好好的吻他、抱住他。

        想要他。

 

        想要擁抱他。

 

        火神此刻才注意到,原來自己對於少年的情感一直都是如此充滿著狂氣與占有。連自己都不敢相信,這是第一次感覺到如此熾熱的情感,如此令人懼怕的佔有慾。

 

        原來自己,那麼的喜歡黑子嗎?此刻,他頓悟了這點。

 

        「火神君… …?」黑子睜開眼睛,凝視著他。兩人的距離很近很近,火神吐出的氣息好熾熱,使得黑子感到有些羞赧而轉過頭。

 

        「抱、抱歉!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真的不是喔!」火神急忙跳起來紅著臉撇清,因為剛剛的姿勢實在叫人不誤會也難。根本就是:「準備強吻的姿勢」啊啊!!

 

        雖然他是有打算就這麼吻下去算了,可是很不巧的,黑子醒來了。真是可惜,火神暗自想到。

 

        … … …」黑子以懷疑的眼光看向火神。

 

        「不、不管怎樣是你自己不對,要睡覺就回房間睡啊,睡沙發做甚麼?」見黑子的反應,火神緊張得趕緊轉移話題。

 

        「因為,等火神君等著等著就睡著了。」

 

        What?」這是火神第二次因為黑子的回答吃驚得說出母語。

 

        「因為你,太慢回來了吧。」

 

        「為什麼… …要等我?」黑子的回答讓火神心臟跳動得越來越劇烈,他不敢置信自己喜歡的人為了等著自己寧願睡在沙發上也不願回到房間舒服得睡上一覺。

 

        也就是,他超開心的。

 

        如果,如果說燈全部都打開著是因為他怕黑、怕鬼呢?即使怕黑也要等著自己,一想到這裡火神就不禁臉紅。

 

        「我看到有人已經在打掃澡堂,想說沒得洗澡的你會來這裡,所以… …就等了。」黑子聲音愈來愈小,而那小小的臉蛋也意外地染上一片緋紅。

 

        黑子話一說完,便踩在沙發上瞇著眼朝火神的嘴唇貼了上去。

 

        很青澀,很純情的一吻。

 

        「這是,上次的報仇。」他掩著嘴角說著。

 

        火神愣了愣,還沉浸在方才那短短三秒鐘如夢一般美好的世界裡。然後,腦內開始運轉,花了幾秒鐘回憶了一下,才懂了黑子的意思。

 

        他的意思是指:「剛剛的吻不過是報之前火神莫名其妙突然吻他的仇。」

 

        他還以為黑子早把那見事給忘了,或者是刻意想假裝甚麼也沒發生過。因為那天之後,他們倆的相處模式還是跟昔日一樣,沒有為此出現什麼改變。

 

        他以為是這樣的… …

 

        他笑了笑,朝著少年的嘴唇湊上去,親親吻了一下。

 

黑子脹紅著臉,雖然一臉驚訝卻又不做任何抵抗,他只是順從的感受倆人緊緊相繫的嘴唇。

 

僅僅是雙唇的疊合,就能感受到彼此滿滿的愛意。那是彼此不知所措的青澀情感。

 

而倆人聽到的,盡是彼此劇烈的心跳。

 

倆人感受到的,盡是彼此熾熱的氣息。

 

倆人所相信的,盡是有著彼此的未來。

 

即使不坦率也無所謂,即使必須要有個理由才能允許自己有這些行動也無所謂。

 

他喜歡他,這是無庸置疑的。

 

就暫時這樣,現在這樣也不錯吧。

 

再給我一點時間,我需要一點時間讓自己平靜下來好好對自己的心負起責任。

 

 

 

 

 

 

「這是,晚安吻。」

 

 

 

 

 

 

 

 

Free talk:這又是段考前一星期生出來的(爆)為什麼呢?每當要段考了就想寫火黑,到底為什麼?真的好喜歡他們小倆口XD火神傲嬌到讓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讓他進展下去惹=口=這篇算是火黑上篇的後續… …吧。(詳情請見:親吻是不需要理由的)希望各位看得開心,彩櫻喵斷筆幾個月了希望味道一樣有出來(汗)

 P.S.此篇時間點在… …火神君大敗青峰桑這樣(?)(天音:搞毛啊為何有個問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三腐喵 的頭像
三三腐喵

擱置,不再更新。

三三腐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