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你在,無論世界變得如何都無所謂。

 

 只要你喜歡我,全世界的人都討厭我也無所謂。

 

 只要你願意陪在我身邊,要我殺光所有人都無所謂。

 

 

   

 只要你願意認同,一切都無所謂了。

 

 

 

 

 

­_ 空之境界 白純里緖x黑桐幹也

 

 

 

 

 

  幹也「咚」的一聲往地面倒落而下。他伏在地面上動也不動,空氣與地面充斥著他──血液的味道。

 

  我愣愣地看著手裡的小刀,只見手不聽使喚的顫抖。我對幹也的屍體感到害怕,甚至連接近他都辦不到。

 

  因為,幹也已經死了。

 

  我把他給殺了。親手把他給殺了。

 

  我,殺了眼前躺在地上的男人。

 

 

 

 

--

-----

 

  「給我滾出去!我沒有你這孩子!」眼前略帶年紀的女人落下這句狠話便把門狠狠地給關了起來。沒錯,我被趕了出來。我是個連親身媽媽都不要了的垃圾,比被主人拋棄的小狗都不如的垃圾。不管我做甚麼,因為我是垃圾,所以做甚麼也都是垃圾。

 

  沒錯,我本身的存在就只是個垃圾罷了。

 

  母親像是看到惡魔般厭惡恐懼的眼神,我一輩子都忘不掉。

 

  我呆滯的走在下著小雪的小路上,雪慢飄到肩膀上,沒想到會那麼沉重。而我,就只是走著而已。在這沒有人在乎誰、沒有人真心為誰著想、沒有人會停下腳步關心誰幫助誰的冰冷街道上。社會就是這樣,這就是現實。

 

  「學長?」

 

    我放慢腳步,似乎聽見了甚麼──令人難以不去在意的叫喚。

 

  「這是學長吧?」

 

  不可能,這麼溫柔的聲音、絕對不可能是在叫我。

 

  「學長!白純學長!」

 

  身後呼喚我的人按住了我的肩膀,霎時他手上的體溫從肩膀深染至我的上半身。那是很溫暖的感覺。

 

  「學長!還記得我嗎學長?」他走到我的面前,那雀躍的神情與語氣,與現在冷漠的社會截然不同。

 

  「學長該不會忘記我了吧?嗯哼,我是黑桐,你的學弟。」他像是怕我真的不記得他了似的,清了一下嗓子重新慎重的自我介紹了一次。

 

   看到他的舉動,直到剛才的還很緊繃的緊張感不禁消散而去。面對他"用真正的自己"就行了,不知為何我就是這麼覺得。

 

  「噗嗤。」

 

  「咦?」

 

  「我怎麼可能會忘記呢?黑桐。」我對他露出了自己許久不見的微笑。連自己都有點訝異,我竟然還記得要怎麼笑呢。

 

  「學長... ...」

 

  看到他的反應讓我有些措手不及。他直愣愣地看向我的臉,像是在思考些甚麼似的。他那圓圓的眼睛、率直的眼神,讓我有些害臊。

 

  「你該不會以為我是騙人的吧!我可是白純里緒耶!怎麼可能那麼笨連學弟的名字都記不得!幹也這個笨蛋!」

 

 

  我努力的替自己解釋,因為我可不想被學弟認為自己笨。這樣身為學長真是太丟臉了。

 

  「太好了,學長。我以為學長怎麼了呢,結果跟平常一樣嗎。」他講完這句話後隨即拉起我的手,看也不看我的意願就往對街的露天咖啡廳走去。

 

  「你…你這在幹嘛!」一時反應不過來,等發覺我早身處在咖啡廳了。

 

  我愣愣看著眼前牽著我的手的學弟。腦袋一片空白,這是第一次……有人牽著我的手。幹也的手好暖和,好不可思議。他轉過頭對我露出笑容,笑著對我說:「我最喜歡跟平常一樣的學長了。」

 

  這時候,不知怎麼似的,他那深邃的黑髮、遮住他那娃娃臉的眼鏡、總之就是與時下年輕男子截然不同的裝扮,深深的刻印至我的腦裡。

 

  "這就是最適合他的裝扮。"

 

  "他就是那麼的特別。"

 

  猛然地,我對幹也告白了剛剛發生的事情。被母親趕出來的事情、輟學的事情、沒有人支持自己的事情….通通、全部都說了出來。

 

  ... ...  除了我殺過人的事,通通都講出來了。

 

  「在找到住所之前,來我家吧。」幹也溫柔的對我說道。

   

  這天,我想,應該是有生以來 最幸福的一天了吧。

 

 

 

  在夜晚,幹也對我講了一番人生的道理。

 

  在夜晚,幹也對我講了他 永遠支持我。

 

  在夜晚,幹也讓我第一次感受到有學弟真好。

 

  在夜晚,幹也讓我第一次感受到 被愛的感覺。

 

  "這就是愛嗎?"如果愛是那麼令人安心的力量,那我好想要它。

 

  真的,好想要。

 

  我像個孩子一樣,抱著眼前比我小的男人。像是想要他給予更多的愛給我,我只能對他不停地撒嬌。

 

  這是第一次 感受到被愛的感覺。

 

 

 

 

 

  「真的要走嗎,學長。」隔天早上,我表示不能依賴他,必須要走了。

 

  「嗯。」我毫不猶豫的回答他。

 

  「再待一天也沒關係的… …但如果學長想走的話,也沒關係。」他微微露出苦笑,勉為其難的答應了我。

 

    幹也還是跟以前一樣,不會強迫別人、總是把對方擺在自己前面,整個就是濫好人的個性。

 

  但就是因為這樣,我喜歡他。

 

  其實我好想一直待在這裡,但這是不可能的對吧。我必須振作才行、我必須努力給幹也看到才行。因為是第一次,第一次有人這樣替我加油、替我著想著。

 

  我看著他轉過頭準備離開時,還是情不自禁的唸了他的名字。沒錯,小小聲的 唸了"幹也"。

 

  好想再對他說些甚麼,但到底是甚麼呢,我──

 

 

 

  「我──

          會好好照顧自己的。」

 

   他轉過身,給了我一生中未曾看過的笑容。

 

   好溫暖,溫暖到我哭了。

 

 

 

 

  沒錯,只要有你在,無論世界變得如何都無所謂。

 

  只要有你喜歡我,全世界的人都討厭我也無所謂。

 

  只要你願意陪在我身邊,要我殺光所有人 都無所謂。

 

 

 

 

   

  只要你願意認同,一切都無所謂了。

  

  

 

 

 

  多年以後,我徹徹底底變成了殺人魔。我渴望殺人、我渴望像我一樣對鮮血渴求的同類,只有見到幹也,才能保持自己本身──當初純真善良的白純里緖。我的本性到底是怎樣,我也搞不清楚了。

 

  "我喜歡殺人、我最喜歡殺人了" "我不喜歡殺人、我最討厭殺人了" 

 

我的意識漸漸被"我喜歡殺人、我最喜歡殺人了"吞噬。這才是真的我嗎?連思考都不行了的我,才是真正的我嗎?

 

  我是個不折不扣的笨蛋,笨到可以的笨蛋。

 

  根本沒資格冠上殺人魔的稱號,跟以前一樣,我只不過是個垃圾罷了。我只不過… …是個不被人愛的垃圾。連自己到底是誰都不知道的、別人不要的垃圾。

 

  連自己真正想要的是甚麼都不知道… …真的、我真的是個垃圾。

 

 

 

 

  我把他給殺了。

 

  「對不起。」

 

  即使這麼說了,回應我的 也只有微弱的雨聲。

 

  我哭了出來。在很久以前,當白純里緒還只是個學生時所留下的感情,現在正不斷地變淡。

 

  「吶,為甚麼要反抗我?明明只有你不可以反抗我,你卻… … …」  

 

 

  

  在那個人消失之後,我就像是失去了一半的靈魂。隨著以前佔據我一半世界的人物一同消失了。

 

  ….

    ………..

 

 

 

 

   

  我看著他轉過頭準備離開時,還是情不自禁的唸了他的名字。沒錯,小小聲的 唸了"幹也"。

 

  好想再對他說些甚麼,但到底是甚麼呢,我──

 

 

 

 

  似乎現在 知道那個答案了。

 

  「喜、喜歡......」

 

  我躺在滿布自己鮮血的地板上,這時候才發現 原來我也是那麼的溫暖。

 

 

 

 

 

 

 

 

 

 

    "我最喜歡你了。"

 

 

 

 

 

日後談:

老實說,這篇是在學校圖書館的電腦完成的(炸

老實說,自從出合本那次後就沒再寫BE了,我最討厭BE可是又最喜歡BE了!!

正題:如果沒有看過空境直接看這篇應該會有點看不懂(掩面

白純學長真的是讓人好揪心的孩子,不被愛的他第一次感受到愛,理所當然的想要他待在自己身邊,永遠、永遠。總而言之就是我被萌到了所以久違的寫同人XDD

總之,空境好好看請務必推廣大眾購買第三集~第三集好萌!!(不、要買就三集都買吧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三腐喵 的頭像
三三腐喵

三三腐喵最愛蔥蛋ww

三三腐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看得好感動所以哭了的路人
  • 竟然!我是第一個看的!!
    真的不推太可惜了,明明那麼好看><
    雖然沒有看過空境,但從今天起我想去買第三集~
    請大大繼續創作吧!小的會支持你的!
    寫得真的好感人,怎麼沒提供衛生紙XD
  • 好感動!好久沒寫同人竟然有人看啊啊啊啊啊(尖叫
    感謝喜歡!偶愛你、你是偶的伯樂毆毆毆毆毆
    (遞面紙XD

    三三腐喵 於 2012/09/12 10:3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