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熱。

 

        身體好重。

 

        地板好硬。

 

        「咳咳、咳咳… …」

 

         緩緩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傳統木製天花板。

 

         這裡是哪裡?這是我第一個想法。

 

         糟糕… …是宿醉了嗎?身體好熱、好累、好想繼續躺著。

 

         「嗚嗚… …」我使勁地撐起身子,發現自己躺在一個極度危險的地方。

 

         好想回家!!

 

         可惡啊阿銀我好想趕快回家拜託多拉O夢快帶我回我可愛的小窩吧!就算不行回到家也沒關係,拜託讓我快點逃離這個鬼地方!!!

 

         「咻--咻--」

 

         此時此刻,我才注意到外頭一直存在的揮拍聲。

 

         聲音越來越大,感覺越來越專業厲害的樣子,讓人忍不住想吐槽:到底把真選組當什麼地方了喂!

 

         喜歡打羽球的人。腦子第一個閃過「山崎」這毫不起眼的羽球笨蛋。

 

         山崎不顧我內心的吶喊,繼續他的揮拍練習,毫不中斷。話說這傢伙到底多想成為羽球王子?想增加存在感也不是這樣的喔!?不能有前途一點學學O子的籃球來個什麼一大串英文來者的招式嗎!!

 

 

 

         沒錯,阿銀現在身處敵營。… …我到底是怎麼來的?

 

         「山… …咳咳!」原本打算問問外頭把羽球當正職的笨蛋警察些問題,沒想到喉嚨卻發不出聲音。可能不只是宿醉,是宿醉加發燒嗎?

 

         很努力去回想,腦裡卻只有昨晚跑去流動攤販喝酒的記憶,其他什麼也想不起來。

 

         好暈… …

 

         緩緩閉上眼睛,躺下來蓋上棉被。我睡了。

 

         外頭冷風從木門的縫隙中緩緩吹進,好冷。

 

         寒徹心扉的強風不停吹向木門,門吱吱作響、吱吱作響。

 

         現實是如此冰冷且無情,但在夢中卻是意外地溫暖動人。

 

         夢中,似乎看到什麼人在我身旁。

 

         他靜靜的坐在旁邊,看著我。

 

         注意到身體的顫抖,便在我身上多蓋上一條薄棉被。

 

         注意到體溫如此的高,便拿浸過冷水的毛巾敷在我發熱的額頭上。

 

         好溫柔。

 

 

         這讓我想起,就在我無依無靠的時候,賜給我歸宿與力量的他。

 

         他的笑容,是我看過最漂亮的。

 

         他的教導,我永遠謹記在心。

 

         他的溫柔… …只有他會對我那麼溫柔。

 

         即使他對任何人都那麼溫柔也無所謂, 即使他沒有特別愛我也無所謂。

 

         因為他,就只有他。

 

         會對我溫柔而已吧… …?

 

         他的一切,即使過了那麼久。

 

         想忘,也忘不掉。

 

         「老師、老師… …」我在夢中看見老師的模樣,情不自禁的叫了他。

 

         老師還是沒變,跟以前一樣帥氣漂亮。還一樣是我最喜歡的老師,最喜歡了。

 

         柔順的長髮、白皙的肌膚、溫柔的笑容與令人感到安心的氣息,全都沒變。

 

         見到老師了,見到好久不見的老師了啊。應該要笑的,笑啊、笑啊。

 

         可是為什麼,眼淚卻停不下來… …?

 

         我感覺到自己的眼角不斷泛出淚水,不斷、不斷。

 

 

         呐,老師。能告訴我為什麼嗎?

 

         「為什麼… …」我的聲音很微弱,微弱得像不曾存在過,稍縱即逝。

 

         就像老師一樣,不知不覺的,就消失了。

 

         不留痕跡的,消失了。

 

 

 

       

「銀時。」

 

睜開雙眼,看到的不是老師。

 

黑色頭髮,工作狂,濃濃的蛋黃醬與淡淡的菸草味,是隨身帶著美乃滋補充營養還總叼著一根菸的美乃滋尼古丁狂人笨蛋。

 

他的神情很緊張,似乎在擔心些什麼。

 

「昨天跟你一起喝酒的笨蛋!哪有人喝一喝發高燒還直接躺在別人身上要人扛你回去啊。」講話內容雖然是在責備,但語氣聽起來只存在著滿滿的操心。

 

原來是你把我帶來這鬼地方的啊,這是在… …擔心我嗎?我疑惑的看著他。

 

「所以我就把你抱回家了。」

 

 … …

 

咦?

 

咦咦?

 

咦咦咦?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什、什麼鬼!?」聽到土方說的那句後,身體反射性的跳了起來。喉嚨似乎也好多了的樣子,這句話我喊得很大聲。

 

「因為扛很麻煩,所以我就把你公主抱給抱回家了。」土方正經的說著,眼神閃亮亮毫無混濁,看起來應該是真的,這傢伙不會拿這種事亂開玩笑的。

 

「公主抱… …」聽到自己是被抱回來就算了,還是以「王子抱公主」的方式被抱回對方家裡,我嫁不出去了(誤)。

 

可能方才太過激動,突然一陣昏眩,身體毫無預警地倒了下來。

 

土方立馬接住我的身體,扶著我的腰部。… …我被非禮了。

 

他看著我露出少見的笑容。其實他笑起來滿好看的,比平常美乃滋笨蛋的樣子與氣質好上個幾十倍左右。

 

被非禮的同時,眼神瞄到了一旁小凳子上的菸灰缸。上面放著抽不到一半的煙,然而可能是剛熄掉的,依稀聞得到一股淡淡的菸草味。

 

是為了照顧我而熄掉的嗎?想到這裡,我的臉不禁發熱起來。

 

「你真可愛,臉紅了。」然後淡淡的說了這句話。

 

我死盯著他那帥氣得過分的讓人又愛又恨的臉,心想哪天身體好了絕對要把他碎屍萬段… …

 

「這是因為發燒。」我轉過頭沒好氣的說著。

 

「我本來就是指這個喔。」

 

「你這… …」原本想揍他一拳的我把快伸出去的手收了回去,因為我發現 現在的姿勢十分不妙。

 

虛弱的身體被摟著腰,往前一步會倒進他的懷裡,往後一步會被撲倒。這什麼超級不利己的姿勢啊啊啊!

 

「昨天喝酒的時後,明明那麼可愛的。」土方說完順勢將阿銀我的頭埋進他的懷裡中。

 

!!

 

這什麼情形啊喂喂喂!!我著急得想掙脫,可反而讓土方的動作加大直接把我整個抱進懷裡。

 

臉夾緊貼著他溫熱的胸膛,讓人不禁害羞起來,腦袋霎時完全運轉不了。

 

好結實的胸膛,好溫暖。女人總說男人最迷人的地方就是他給人的「安全感」,就是指這種感覺嗎?在他懷中,突然有種天人突襲我也不怕的感覺。好想一直、一直躺在他懷中。

 

已經好久沒那麼安心過了。

 

被他這麼抱著,不禁全身發熱。

 

撲通、撲通… …”心臟劇烈的跳動,彷彿快跳出身外般。

 

「真乖,跟昨天的你一樣,好可愛。」他的聲音好輕柔,像是對待孩子般地呵護著我。

 

但就是因為這樣,讓人整個很火大。

 

「你、你到底在幹什麼!」我用力推開,卻發現力氣小得可憐,根本只有移動個差不多幾公分而已。

 

眼前的傢伙真的是我認識的那個美乃滋笨蛋工作狂嗎?還是說他是「十四」?我可不是柔弱的女人,別把阿銀當成那種人對待!我瞇起眼在內心怒吼著,土方似乎察覺到我會如此抗拒的原因而「噗哧」笑了出來。

 

「不是你叫我溫柔一點的嗎?」

 

「咦?」

 

「明明昨晚一直懇求我溫柔一點的。」

 

「咦咦?」

 

「啊,昨晚的你真的好誘人,是銀時你先誘惑我的。」

 

「不,我聽不太懂你在說什… …」

 

在我頭腦一片混亂時,他慢慢地接近我的臉。他溫熱的氣息使我呼吸變得緊張急促,之後,他慢慢地往我緊閉的唇貼了上去。

 

這是一個很輕柔的吻。

 

「你剛剛哭了呢,是把我想成誰了嗎?」

 

        他牽起我的手,讓彼此感受對方的溫度。

 

「從今天起我會陪在你身邊,直到你厭煩為止。」

 

「咦… …?」我瞪大雙眼看著他。

 

這不是土方平常會講的話,太過分了。突然這麼溫柔要我該如何是好?

 

 

 

「永遠陪在你身邊。」

 

「讓你不會孤單。」

 

「想哭的話,就放聲哭出來吧,銀時。」

 

他的每一言、每一語,全都刺中我的心。

 

我還來不及反應,心只是彷彿害怕著甚麼似地越來越痛。

 

「我不會消失的。」

 

說完這句話後,緊接著,是溫暖的懷抱。

 

啊啊,是啊。

 

我害怕他會消失。

 

我害怕,眼前的人會不說一聲的就消失了。

 

我不想,再送走任何一個人。

 

身體緊緊貼在一起,像是害怕對方逃走般地,緊緊擁抱著。

 

緊緊抓住不放。

 

不願再放開,不願再失去。

 

不會再分開了。

 

 

 

 

 

 

「笨蛋。」

 

溫柔的你,讓我太幸福了。”

 

語斷,緊接著的是「永無止境的愛」。

 

 

 

 

 

 

 

 

日後談:

        話說阿銀和土方前天晚上究竟發生什麼事呢?腐喵將在下章做個交代請務必準時觀賞(掩面)

原想說要一起寫進去的,但發現早已莫名爆字數(羞)

        很喜歡很喜歡土銀這個配對,常常一寫就暴走。下篇文章可能以土方視角或第三人稱方式描寫,也請各位多多指教與期待!

        如果有人喜歡這篇文章的話,我會好開心好開心的!(話說此人要段考了居然在寫同人…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三腐喵 的頭像
三三腐喵

擱置,不再更新。

三三腐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雅兒
  • 樓主你什麼時候要更新啊!!!
  • 對不起,小的也不知道QAQ(被揍)

    三三腐喵 於 2015/10/20 23:5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