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黑做的菜是全天下第一的!」少年很有朝氣地說著。

 

        面對他如此坦率的發言,狗朗微微愣住了。

 

        「這、這還用說,笨蛋!」為了掩飾開心的情緒,狗朗總是這麼假裝被誇獎是理所當然般地回答。

 

       這樣的對話不知道在狗朗與少年間上演了幾百次。像是前天,少年也是很開心地喝著男子做的味增湯,然後說了讓狗朗差一點噴湯的話。

 

  如下:

 

        「我說… …小黑。」少年忽然放下手中的味增湯,凝視著男子的眼睛說道。

 

        「?」

 

        「嫁給我好嗎?」少年的語氣十分認真。

 

        「咳咳、咳咳!」差點嗆到不然就是差點把嘴裡的湯噴出來的狗朗。

 

        「笨、笨蛋!誰要嫁給你這種沒節操的男人!」狗朗激動得說著。

 

        「沒節操?」少年疑問。

 

        「自己知道就好。」狗朗紅著臉站起來走去洗碗了… …

 

        為什麼那傢伙總是這樣?一副調兒啷噹隨隨便便的樣子,講那些話一點也都不會覺得害臊嗎?真是有夠沒有羞恥心的傢伙,跟那隻整天全裸做日光浴的貓一樣。狗朗總是默默在心裡面這樣抱怨,不管經過多少次,他似乎就是應付不了少年過於無邪坦率的個性。

 

該怎麼說… …就是因為少年說話總是不經大腦,或者要說他說出的每一言每一語都是打從心底這麼認為,且不經修飾的,把想說的話表達出來。也許是因為這樣,狗朗才會既責怪他不是,要把他的話當玩笑也不是。

 

狗朗是位很認真且固執保守的人。他總是認真地看待每一見事情,在他的字典裡,沒有「玩笑」這兩個字。       

 

時間回到剛剛。這天的天氣很晴朗,早晨炙熱的陽光從落地窗那兒照射進來,和煦的陽光灑在倆人吃飯的小飯桌上,讓每一道佳餚放進嘴裡,都有股說不上來的美味。那是種很舒服的味道,體內似乎被陽光包圍著,好暖和。

 

        狗朗看向眼前的少年。少年純粹的白色頭髮配上耀眼的光芒,有種少年相當於太陽過於耀眼的存在般,無法直視。

        從第一次見面開始,少年就是如此耀眼的存在。他的身影從最初開始,就深深烙印在狗朗的腦海裡,無法忘卻。

 

        實在是太耀眼了。狗朗必須瞇著眼才能直視著他。霎時感覺與眼前的少年存在著說不上來的距離,不知為何,狗朗有點想哭。

 

        「我還要再一碗!」少年像個小孩子般,開心地舉著碗示意狗朗幫他添新飯。嘴角還黏著飯粒,看起來十分有活力十分可愛。

 

 少年的一句話讓狗朗回過神來。

 

        「小黑?」見狗朗沒有反應,少年小小聲地喚著他的名字。

 

        他探出頭好奇地靠向狗朗,才發現狗朗的神情不太對。

 

        毫無雜質、漆黑的髮絲雜亂地散落在過於白皙的臉龐上。細長的眼睫毛底下,眼珠子除了深邃的黑色還是黑色。彷彿在看著什麼令他絕望的事物般,眼神淒涼中帶著絕望。不只是少年,任誰眼底看起來就是「很糟糕」。

 

        「小、小黑怎麼了嗎?是不是太累了!怎麼辦怎麼辦… …」少年著急得快說不清楚話來,小小的手唯一能做的只是撫著他冰冷的臉頰讓他感受到自己的溫度。雖然不過是個不經意的舉動,但他真的感受到了溫暖。這樣用言語難以表達的溫暖,卻感覺到心酸。

 

        「沒事了,剛剛只是有點頭暈。」狗朗揮揮手示意要少年把手移開,但少年卻一點動作也沒有。

 

        少年知道他只是在逞強。                     

 

 

        「來!小黑絕對是睡不夠才會頭暈,就睡在我的腿上吧!」少年眼睛發亮,似乎期待著當膝枕的滋味。

 

果然,狗朗還來不及反應,就被不知從何時出現在自己身邊的少年硬是把身體輕扳倒在地上了。此時的少年才又發覺,原來男子是如此瘦弱。這與對他的第一印象差距甚多,當初總以為這位綁著馬尾的男子沒有甚麼害怕的事、沒有甚麼對付不了的事。因為他是那麼固執、那麼認真又那麼堅強的一個人。

 

不過現在,他就像是不願坦承自己迷路的小孩。一樣的固執、一樣的認真,不一樣的是,他似乎找尋回家的路找到累了,對未來一無所知的他,變得有那麼一點不比從前堅強。

 

可以的話,他想回家安心地睡上ㄧ覺。

 

"我能夠成為他安心依靠的歸宿嗎?"

 

「如果不躺在這裡,一不注意你一定又會到處亂走呢。」少年邊把男子的頭輕移至大腿上一邊小小聲唸著。腿上的男子似乎知道再說些甚麼也沒用,很稀奇的順從少年的意思,緩緩閉上眼睛。

 

與少年此刻是如此接近。莫名的,他有點兒開心。

 

少年總是那麼溫柔。每一個不經意的舉動,都讓他感到無比溫暖。

 

可是為什麼呢?有股想哭的衝動。

 

曾幾何時,在他的心中,少年對他來說變得如此重要?

 

他害怕失去少年所帶來的溫暖;他害怕再也見不到少年的笑容;他害怕自己的心意還來不及傳達給少年,就失去了他。

 

他害怕。

 

想到這裡,他捲起身軀轉過頭,側躺在少年的腿上。為的是,不讓少年看見他的臉龐。

 

這樣軟弱的神情,絕對不適合我的啊。

 

徘徊在心中的,則是那句永不忘卻的話語--

 

 

 

 

 

 

 

 

「喜歡你唷,小黑。」

 

 

 

 

 

 

------------------------

 

 

雪。

 

一片一片落了下來。

 

伸出手想觸碰它,卻只能見著脆弱的它融化在掌心中。

 

美麗,卻又稍縱即逝。

 

這樣的它,就如同他一樣。

 

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一大片白花花的雪。

 

「夢… …嗎?」

 

放眼望去,貓咪開心的堆著雪人,幾個沒看過的小孩子吵吵鬧鬧的追來追去。

 

就跟平常一樣。

 

他習慣性地轉過頭,想找尋某人的身影。

 

沒有在這裡,也沒有在那裡。到處都看不到的身影。

 

不在。

 

不在。

 

在… …

 

已經再也看不到他了。

 

這天,狗朗才明瞭一件事情。

 

"再也看不到他了。"

 

再也感受不到他的溫暖;再也見不著他那純真的笑容;再也無法回應少年對他的情感,就失去了他。

 

他只能流淚。

 

明明當初一滴淚也沒掉下來的。

 

也許,直到現在,他才真正瞭解到這件事情--

 

 

 

 

 

 

 

 

 

 

 

「我也是,好喜歡你。」

 

 

 

 

 

 

 

 

Free talk:這是某天放學後疲憊不堪的彩櫻喵臨時起意生出來的產物,還希望各位喜歡呢(鞠躬)本篇文章從頭到尾皆無提到小白等字眼,皆以「少年」取代。原因為何請自行想像,歡迎留言解答答案不拘XD話說【K】是我在高二的寒假看完的,該怎麼說… …作者們有夠混蛋的啊(爆)

偶就最喜歡他們兩對了居然兩對中的一攻一受都領便當當惹是要偶怎麼腦補未來

還我未來啊啊啊(誤)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三腐喵 的頭像
三三腐喵

擱置,不再更新。

三三腐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m4fu65
  • 看著看著,突然好想哭喔QQ(有點感傷......)
    最喜歡這一對了!!!><
  • 真的!好喜歡好喜歡這對喔!>口</
    可是他們同人好少... ...QAQ

    三三腐喵 於 2013/12/04 23:11 回覆

  • m4fu65
  • 超少的!!!!!!少的可憐QQ
    明明這一對就有愛......
    希望大大能寫更多小白和小黑的同人文><
  • 嗚嗚沒錯!這對明明官配有妹有!!
    可同人卻找半天只找到一堆伏八(伏八是也很有愛啦(羞)
    不、不用叫人家大大啦,叫人家三三就好了噢!三三~(不是小三喔XD
    三三在想啊,是不是最終化衝擊太大、太虐惹,所以都淚奔跑去畫有愛的伏八而不想再碰到傷心處-虐死人的狗社和尊禮了Q_Q

    三三也好想再發!!></

    三三腐喵 於 2013/12/05 11:13 回覆

  • 淚奔的SPN
  • 嗚喔喔喔喔喔~
    我被虐的死去活來又死去…
    三三神父再這樣我就要返回重生點了…
    救…救ㄇ一…命啊……(吐血…
    。。

    我現在真的狗社嚴重不足…害我好想寫啊…
    可是我是道地的文渣之MATE IN TAIWAN(遠目…啊那山好綠啊~)
    我還是回去發呆好了…(淚奔…然後跌倒滾走)
  • 狗社的同人真的麻吉少啊啊啊
    少到當時懶得寫同人的三三都被逼得乾脆下海自己寫還比較快啊啊啊(雖然是虐文 狗社不知為何我怎麼想就是只能想到虐虐的劇情啊啊啊

    SPN冒險者啊!這裡有回復藥水趕快喝啦(是說密碼真的忘記登不進去痞客了啊!!!?

    三三腐喵 於 2014/07/03 13:18 回覆

  • 淚目的SPN
  • 啊…不是,其實我的電腦壞掉了…
    它現在只會一件事…開機開機開機開機開機
    沒了<(´_>`)>
    痞客就等之後在說了…
    我要重整然後開始換名刪文修文…
    然後開始發起內部革命(劃掉)
    。。。
    。。

    感謝三三的要水啊!把我的血量從一回覆到二啊!(等等有差嗎!= " =)
  • 我的藥水哪有那麼爛啦!!!!(你在意的是這個嗎XDDDDDDD

    三三腐喵 於 2014/07/22 13:16 回覆